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古诗里的山水田园:举目之处皆风景,一草一木总关情!

古诗里的山水田园:举目之处皆风景,一草一木总关情! ??文:羽蒙 魏晋时期,时局动荡,玄学盛行,面对王朝的更迭杀夺,诗人觉醒,全身远祸,造就了一番诗词新风尚——山水田园诗。 有道是,仁者乐山,智者乐山。古人流连山水,一花一草一木,举目之处皆风景,笔下生风皆言情。那生机无限的田野篱院,曾令陶渊明弃职而返;那恣意随心的行云流水,也让王维流连忘返;也许,只有与自然相亲的时候,他们久经浮沉佛说栴檀香身陀罗尼经的心才能获得片刻的宁静。  《归园田居》 ——陶渊明 少无适俗韵,性本爱丘山。 误落尘网中,一去三十年。 羁鸟恋旧林,池鱼思故渊。 开荒南野际,守拙归园田。 方宅十余亩,草屋八九间。 榆柳荫后檐,桃李罗堂前。 暧暧远人村,依依墟里烟。 狗吠深巷中,鸡鸣桑树颠。 户庭无尘杂,虚室有余闲。 久在樊笼里,复得返自然。 弱冠之年,他远游谋生,道阻且长,波折艰险,即便是时隔多年回想起来仍是心酸一片。二十九岁,出仕为官,不久便辞官归家,五次出仕,都免不了归隐的结局,十三年间,看过官场善恶,阅尽世事浮华,只有这亲手耕耘的田园,才是他真正的归属。 本性如此,自是爱惨了这朴实无华的自然之景。在屋旁栽种柳树,待树木参天,隐蔽后檐,桃李芬芳之季,远眺笼罩在雾霭中的邻村,谁家已经开始生火做起羹汤,鸡鸣、狗吠,虽无丝竹乐耳,这些个可爱的动物发出的叫声,反而让人觉得,这才是生活啊~  《入若耶溪》 ——王籍 艅艎何泛泛,空水共悠悠。 阴霞生远岫,阳景逐回流。 蝉噪林逾静,鸟鸣山更幽。 此地动归念,长年悲倦游。 “七岁能属文,及长好学,博涉有文气”,当朝领骚文坛的任昉、沈括都对其赞赏有加,王籍也因此名声大振。仕途是一条不归路,不如置身山水,觅得人生真谛。 绍兴境内的若耶溪,青山叠翠,流泉澄碧,风景佛日普照楚石禅师语录全文如画,吸引无数历代文人雅士游览挥墨。而这清溪、晚霞、鸟蝉鸣叫的声音,印在王籍的心中,又勾起了归乡隐居的情思。纵使繁华令人沉醉,可这诗情画意的山光水色,更能让人感受到生命的本源之美。  《鹿柴》 ——王维 空山不见人,但闻人语响。 返景入深林,复照青苔上。 东坡盛赞其诗画,“味摩诘之诗,诗中有画;观摩诘之画,画中有诗”,参禅悟理,学庄信道,他是深情不移的模范丈夫,更是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的博学才子,在“五十少进士”的盛唐,不过二十来岁的青年,他已高中夺魁。优越的家境为他的卓越才华做了强硬铺垫,却未能在动乱中幸免于难,唯有这山光绿意,聊以慰藉。 独坐空山之中,林深静谧,任夕阳的斜晖洒落在生机盎然的青苔之上阿鸠留经全文,仿佛定格的电影画面,仅此一帧,就可安排上精美锁屏壁纸。自然之美,竟是如此纯粹~  《宿建德江》 ——孟浩然 移舟泊烟渚,日暮客愁新。 野旷天低树,江清月近人。 同样出身书香门第、志向远大的孟浩然,却不似“诗佛”王维那般幸运,三十九岁那年,进京赶考,却未能中举。虽然仕途尚未开头便已夭折,但“腹有诗书气自华”,他留在长安献赋以求赏识,令人倾服,而他与王维也在同年结识,成为忘年之交。 当他离开长安,漫游吴越,极尽山水之乐,夕阳西下,在这烟雾迷蒙的江边停靠,无边无际的旷野,竟看得树比远天显得更高,江清而月色迷离叫人亲近,他不禁想起种种往事,感慨万千,可这满腔的羁旅情思,又能与和人说?陪伴身旁的,也不过这美得静默的暮色秋景。  《题破山寺后禅院》 ——常建 清晨入古寺,初日照高林。 曲径通幽处,禅房花木深。 山光悦鸟性,潭影空人心。 万籁此都寂,但余钟磬音。 有一类人,或许你从未听说过他的名字,但你一定知道他的作品。人们都说他,诗红人不红,甚至他的祖籍也一度被视为千年悬案,直至2006年,才终于得到考证。他的一生,沉沦失意,游历不定,鲜少被人记起,但他的这首《题破山寺后禅院》,却流传千古,广为传颂。 清晨,迎着初升的太阳踏入山间古寺,幽僻的林荫小道,枝繁叶茂的房围花木,令人沉迷,大阿罗汉难提蜜多罗所说法住记要解/结缘/读诵山水宜生灵更宜人,万籁俱寂的山林,空留寺院的钟声回响,静心静气,接受自然的洗礼。  《滁州西涧》 ——韦应物 独怜幽草涧边生,上有黄鹂深树鸣。 春潮带雨晚来急,野渡无人舟自横。 总要历经波折,才能得到成长。年轻时豪放不羁,横行乡里,直到国家叛乱起,流落失职,他才开始发奋读书,终究成为家族中最拔尖儿的那位。即使长年任官,但他的诗词中却总少不了湖光山色,鸟语花香。 暮春时节的西涧,见那生长在涧边的幽草,藏在深林里不住鸣叫的黄鹂,便喜欢得紧,时至傍晚时分,春潮携着春雨来袭,这荒凉的渡口,也只有一叶空舟任意纵横,平常的景物,经过诗人的点染,却是耐人寻味,美不胜收。  古诗里的山水田园,一草一木总关情,佛说造塔功德经要解/结缘/读诵或许,看诗人寄情山水,人们总说是他们仕途不顺、抑郁不得志,可谁又敢肯定,再那山花烂漫、虫鱼鸟兽恣意生长的大自然间,他们从未心生欢喜呢?返璞归真,又何尝不是可遇而不可求? 本文由卓米诗词汇签约作者原创,版权归卓米诗词汇所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