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菠萝 旅途 父爱

旅途 父爱







【作者文集】【作者资料】共计1759字







菠萝 旅途 父爱
——果粒田园


  

  菠萝•旅途•父爱

  眨眼寒假已过,反校那天,一直以来晴朗明媚的天空却善解人意地降下了新年后的第一场雨。雨水淅淅沥沥,淋湿了这个花花世界,更漂泊出一种伤感情调,撞击着此刻我同样潮湿的心房。迈出家门的那一刻,心底的离愁别绪在疯狂滋长,而离家的款款脚步却徘徊延宕。

  火车站外,拥挤,喧闹……

  终于,在爸爸的帮助下,我经过了安全检查。一个人提着行李走向车站入口,即将上车时,又忍不住回望。透过那扇高大的玻璃门,我看到大厅外骚动的人群中,爸爸正竭力地保持着身体平衡,伸长脖子并不住地向我挥手,额前的一缕头发连连地滴落着水珠,拍打着那张经岁月雕刻留痕的脸。那一刻,眼睛涨潮,视线模糊。眼前的画面虽不甚明了却在我记忆的深处定格成永恒。

  火车上,找到自己的座位时,我早已精疲力竭。想到还有一整天的旅程,不禁有些后怕。我瘫坐在位子上,不知不觉地,竟然迷糊了一觉,醒来已是中午时分。

  四周看看,发现座旁过道上站着一位约莫40多岁的中年男子。布满血丝的眼睛,粗糙而黎黑的面孔,灰布工作服,宽大的迷彩裤子——与城市里成千上万个建筑工人的模样一般无二。与众不同的是,他胸前似乎揣了什么东西,鼓鼓的。只见他右手始终护在衣服外,托住那宝贝,小心翼翼的。

  会是什么东叶酸烟酸能治疗白癜风吗西呢?我揣测着,好奇心将困意赶得无影无踪。不知怎么的,脑中竟闪现出电影《天下无贼》中的镜头。想想那个憨厚的傻根,再看看眼前这个男人,莫名的,我似乎有些紧张。“不会是六万块钱吧!”我愈加急于揭晓谜底。不由得,我端正了身子。

  火车缓慢地行驶在白癜风假期不白过冬日的原野,漫长的旅途让座上的乘客都颇感困乏,更何况站着的人呢。我装作无意识地瞟了那男人一眼,只见他双眼微闭,显然已是疲惫至极,但还在竭力撑着。胸前托着宝贝的已换成左手,但始终小心翼翼的。到底是什么呢?我还在猜测。

  突然,车厢猛烈地震动了一下。随着男人的一个趔趄,怀里的宝贝也掉了出来……

  菠萝,竟是一个去了皮的菠萝,一个在大街小巷哪个水果摊上都能看到的毫无特别之处的菠萝!

  “大哥,你把那菠萝放在这个桌子上吧!一个上午已经掉下来三次了。再这样,怕是带回去也不能吃了。”坐在我对面的一位年轻叔叔说道。

  “嘿嘿,大兄弟,多谢你北京有几个白癜风医院了”,那男人一边小心地掏出菠萝,一边着浓重的外地口音说道,“你们城里人真好!人好,东西也好。不瞒你说,俺就想带这么个东西回去给俺那娃尝尝。听那卖水果的大爷说这东西好吃,你们城里人都乐意吃。让你见笑了,俺那娃长这么大还没见过呢……

  霎时,我的心莫名地揪得很紧很紧。他们的谈话还在继续,我却一句也没有听进去,所有的意识都灌注在那个此时已放在眼前的菠萝上。

  是的,一个菠萝,一个已被跌得不很好看的菠萝,一个已被捂得不太新鲜的菠萝。然而,它依然黄澄澄的,依然散发出一股独特的清香,甚至冲酸了我的鼻子。我感到眼前的菠萝在变大、变大,直到它将我的视野全部染成一片橙黄。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那不是我想象中的六万块钱,却实在要比六万块钱珍贵得多,宝贝得多。一个普通的菠萝,饱含着浓浓的父爱,附带着父亲的体温,当它最终到达儿子手里时-——儿子的欣喜快乐,父亲的欣慰满足——那会是怎样一幅甜美的让人心醉的画面?

  我久久地沉浸于自己的思绪当中,直到车厢里《旅客之声》的广播节目再次响起。不料,耳边传来的却是那段熟悉的旋律《父亲》:

  那是我小时侯,常坐在父亲肩头,

  父亲是儿那登天的梯,父亲是那拉车的牛。

  忘不了粗茶淡饭,将儿养大;忘不了一声长叹,伴壶老酒。

  等儿张大后,山里孩子往外走,

  想儿时,一封家书,千里写叮嘱,

  盼儿归,一袋闷烟,满天数星斗……

  怎么会这样适时,这样贴切,我有些惊奇,然而又实在觉得不应惊奇:其实每段旅程都应该播放这首歌,因为它实在诠释了一个漂泊游子的心境。人在旅途,不论是从异地归来,还是又要离家远行,带回的是急切、渴望,带走的是不舍、怅惘。然而不论是何种心情,细细想来,都是源自一种三毛的感谢信病因“白癜风”病止“北京中科”情结,一份牵挂——思恋故土的情结和对父母亲人的牵挂。

  快要到站时,收到爸爸发来的短信:“小女,辛苦了,快到站了吧?当心别淋雨感冒了,好好照顾自己,别老惦记我和你妈。保重。”浓浓的温情溢满心怀……

  看看窗外小雨依旧,蒙蒙的水气笼罩着乡野,笼罩着视线,更笼罩着异地游子的心田……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