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scuz! Board's Archiver

嬉皮笑脸fds 發表於 2019-6-13 16:02

-b-明媚至此,倾城若暖之风吹散暗恋--b-bnpba3w1

阿筝,或许你不知道,是你充实了我暗恋的那些梦,亦真亦幻的梦。小学毕业之前,我一直觉得自己是个野孩子,剪着短发,穿着长长袖子的衬衫,和一群同龄的孩子们,打打杀杀。我个头高,声音洪亮,欺负着那群小屁孩跟在我的后面,像拥护着一国的国王。我没想到,有一天,我也想蓄长发,我也想做一回淑女。我出生的那个小镇,朴素的街道,淳朴的人们。那条街,跑得快的话,我十分钟之内一定能跑完。街头是外婆的家,街尾是我的家。那一天,我照例的在外婆家玩耍,隔壁的阿兰是我的伙伴,她 偷偷的告诉我,她哥哥今天要回来。阿兰有一个在城里读书的哥哥,也经常和我们炫耀。看到阿筝的那天,他坐在门前,微微含笑,文文静静的样子,揉捏着阿兰的头发。 我就那样认识了阿筝,也经常和阿兰、阿筝一起玩耍。阿筝的笑有魔力,真的,每次他笑,我便也傻傻的笑,不知东南西北。阿筝有一把吉他,那是我第一次见到吉他,也是第一次听吉他的声音。缓缓的、浅浅的、悠悠的旋律,我听得如痴如醉。 那是一个有夕阳的傍晚,我仍在外婆家玩耍,阿筝像往常一样,倚在门前,怀抱着吉他,轻轻勾动手指,如流水般的旋律在他手中淙淙而来,他边谈边低吟轻轻地捧起你的脸  为你把眼泪擦干  这颗心永远属于你  告诉我不再孤单  深深地凝望你的眼  不需要更多的语言  紧紧地握住你的手  这温暖依旧未改变  我们同欢乐  我们同忍受  我们怀着同样的期待  我们共风雨  我们共追求  我们珍存同一样的爱 那是我第一次听这首歌,我听见了自己砰砰的心跳,也感觉了脸在微微发热,我望着阿筝的方向,好像他也在望着我,就那样,时间停驻在夕阳里,停驻在歌声中,停驻在我蠢蠢欲动的青春。 那次后,我开始蓄长发。每次洗头,我都用那种很香的香波,而且每次去外婆家,我都披散着头发,有时还系着一根红色的丝带。我不知道阿筝是不是有那么一丝的喜欢我,总是,我和他在一起的时间越来越多,我还进去过他的房间,很小,墙上挂[url=http://news.39.net/bjzkhbzy/171129/5885336.html]白癜风有什么症状[/url]着吉他,旁边贴着的纸上依稀写着一些[url=http://m.39.net/pf/a_6086121.html]复方木尼孜其颗粒副作用都有哪些[/url]字,像歌词,但是我看到了两个字,给薇,薇是我的小名。我红着脸,不敢看阿筝,但我却感受到他的目光一直在我身上流连。 假期的时间已过,我便投入了紧张的学习,学校里又是一番热闹天地。偶尔我也[url=http://pf.39.net/bdfyy/index_pre.html]白癜风治疗用什么方法[/url] 会想阿筝,不知道他有没有在想我。 又是一个假期,阿兰告诉我阿筝回来了。我飞快的跑到外婆家,脸上的喜悦还没有退去,我便看见白色的飘逸的长裙,还有一头飘逸的长发,那是站在阿筝旁边的女孩,亭亭玉立。阿兰亲切的叫她 姐姐,阿筝看见我有些惊喜,但是我转身离开了。 我死死的咬着自己的嘴唇,躲在一个没人看见的角落,委屈的、失落的、受伤的大哭起来。不知哭了多久,我红肿着双眼,暗暗的告诉自己要忘了阿筝。 再上学,我路过外婆家,绕着走,也不和阿兰玩。但是阿兰还是迫不及待的告诉我,那是她哥哥的女朋友,他的同班同学。我不等阿兰说完,迅速的跑开了。 再去外婆家,我总待在屋里不出来,隐约听见阿筝的吉他声,我也假装没有听见。我感觉阿筝好几次在外婆门前晃荡,我就是不出去,他也终究没有进来。 阿筝返校那天,他叫住了我,我没有看他,只是低着头。阿筝叹了一口气,轻声的说,薇,你还初中,太小,你不懂。不知为什么,眼泪瞬间,漫了上来,我抬起头,泪眼朦胧,静静的看着阿筝,他也看着我,谁也没有再说话。最后,他叹着气离开。我怔怔望着他的背影,眼泪缓缓落下。 从那一后,我再也没有看见过阿筝,也没有向阿兰打听他的消息。但是阿兰总是在我耳边喋喋不休,还说哥哥和那个姐姐分手了。只是,这些都不重要了,在我懵懂的青春,在我单纯的岁月,我喜欢过你,这样,就够了。 只是,每次听见那首歌,我会想起阿筝,不知道他现在好不好,或者,还记不记得有那么一首歌。         





 (散文编辑:江南风)

頁: [1]

Powered by Discuz! Archiver 7.0.0  © 2001-2009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