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scuz! Board's Archiver

嬉皮笑脸fds 發表於 2019-6-13 15:54

惊鸿美景 kt5ry10v

世人皆知男子薄情,君王更无异,溺水三千怎可只取一瓢,她身份低微,只于一舞姬,因新皇登基特进宫献舞,一袭白衣青丝摇曳,一曲惊鸿舞,亮了他的眼。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他便已沉溺其中,可如此淤泥不染尘埃之女,他不忍用皇帝的权利留住她,他便想了个办法,待惊鸿舞毕,他宣来班主“再过几日便是朕的生辰,你的戏班留下来为朕献舞”。   

  来到寝宫他退下龙袍,穿上侍卫衣服来到她住宿的地方,这时她提着满满的水桶,本来她便身轻如燕,被这水晃的来回走,在这月光下显出一丝倔强,他走到她面前从她手中夺走水桶,她抬起头在月光下看清他的面貌,那时她也一眼万年,从此他便每天半晚都来找她,他带着她去御膳房偷东西,虽然这是每天他想要都会有的东西,但好像因为有她的存在而变得可口,她说她叫汪经,她叫他侍卫哥哥,他只轻笑不说话,他说他带她走遍皇宫,她脸色突变“你疯了,这可是皇宫重地,不可随便走动的”他看见她紧张的神情轻笑,“好好我们不去”。“侍卫哥哥,我明天为皇上献完舞便要出宫了,你要好好照顾自己”她本不善女红但还是为他做了一个歪歪扭扭的鸳鸯香包,帮他戴上后便红着脸跑开了,他摸着香包,你放心我不会让你离开的。   

  她上台献舞,看到当今圣上的面容,顿时脸色煞白,他怎么可能会是皇上,因精力不集中从云台跌落,昏迷前看见他顿时苍白的脸,他疯了般奔到云台前抱去她“宣太医,她若醒不来你们整个太医院都殉葬”   

  她睁开眼睛看见在床边趴着的他,看见他的一身龙袍,对啊自己怎么会想不到,第一眼看见他就觉得熟悉,这世间又有几人有这般王者气势,可是她怎么就没想过他是皇上呢?他抬起头看见她醒过来,急忙扶她躺下,摸了摸她的额头确定没有发烧才长长的抒了一口气,她看着他半饷为说话“殿下龙体重要,请先回去休息吧”他淡淡的皱眉,“经儿,你还在怪我欺骗你吗?我也是不得已的,我。。。”她只淡淡的说了句“殿下,奴婢很感谢殿下的照顾,之前不知殿下身份多有得罪,请殿下大人大量,放小[url=http://news.39.net/bjzkhbzy/170817/5631700.html]中医治疗白癜风的方法[/url]女子出宫,小女子定感激不尽”,他看着她的眼睛大怒“放你走?我看中的东西就一定要得到,来人,特赐汪经为莲妃,入主清莲殿”他挥了挥衣袖,便转身离开,从此清莲殿日日赏赐不断,他为她花重金做了个莲池,集三千恩宠于一身,可是从未有人见过她笑,就连说话都是很少,对于皇上更是不冷不热,传言还有人看见皇上夜里肚子拿着一个歪歪扭扭的鸳鸯香包独自喝闷酒。   

  一日他喝醉来她宫中“我把所有都给了你,可是你为何还是不原谅我”她只淡淡的说“殿下喝醉了,臣妾派人送殿下回去”她又何尝不知他对自己好,只是帝王爱如坟墓,你一旦陷入就离死不远了,他不顾反抗横抱她上床,翻云覆雨一夜,他再也没有来过,她只轻笑“这样也好,我也不用再克制自己”她听宫人们说,他又[url=https://baike.baidu.com/item/%E5%88%98%E4%BA%91%E6%B6%9B/21900249?fr=aladdin]哪个医院白癜风能治好[/url]纳了许多嫔妃,日日宠幸,心中一阵疼,一日她来到莲池旁,“皇上快来,快来追臣妾”那女子迎面向她撞来,她被擦破了手臂,血染破了她的白衣,“是谁啊,敢当本宫的路,活[url=http://www.csxsl.com]浙江白癜风治疗最好医院电话[/url]得不耐烦了吧”红衣女子叉着腰指着她的鼻子说到,她只底下头看手臂并不说话,可是她旁边的奴婢看不下去了,平时莲妃娘娘虽然不说话但对她们下人是极好的,她怎么可以让自己[url=http://www.pfbzl999.net]石家庄最好白癜风医院咨询[/url]主子被人欺负“你才大胆,这可是莲妃娘娘,看你的服饰也不过贵人而已,见了娘娘不但不下跪,还似泼妇一般”“我看你才大胆”一个雄混的男声发出,声音的尽头自然是皇上,他看到她白衣上的血迹,染了他的眼,她起身淡淡的说“臣妾参加皇上”红衣女子跑到他面前拉起他的衣角“皇上,你看她推臣妾都擦破臣妾的手了”他用余光看了一眼,只擦破了一点皮,只是因红衣女子皮肤白皙看起十分惊心,他用戏谑的眼光看着红衣女子“那爱妃之见呢?”红衣女子的脸微微红晕“皇上莲妃姐姐就算了,只是那口齿伶俐的奴婢,竟那么对臣妾,把她的舌头断了去吧”他轻笑用余光看着她“好就依爱妃”她急忙起身,挡在那奴婢的面前,这是在这么多年在这宫中他看到她唯一的情绪波动,“陛下,奴婢管教不好是臣妾的错,请陛下放过她,臣妾愿替罚”他沉了沉眸子“来人,即日起莲妃打入杂役房”转过身他搂着红衣女子离开,她的眼中满满泪光,你于是不爱我了。   

  从此平日集三千宠爱于一身的莲妃娘娘做着最苦的活,任人欺负,本来失宠的妃子就不好过,她自然也看的开,只是她不知,那些欺负过她的人都在第二天离奇失踪,她更不知,每到夜,都有一个小偷小摸的人在窗前偷看她睡觉,白天在她看不到的地方,他就那么看着她,他很想像当年一样去帮助她,宠爱她,只是他怕她又对自己不冷不热,他贬她到杂役房不过是想日日看见她,在没有去看她的那几天,他听说有人欺负她,他大怒,我都舍不得动一个手指头的人,你们既然敢欺负她活得不耐烦[url=http://www.lfgzs.com/m/]中科荣膺公益中国[/url]了,其实他也想勉去她每日的工作,只是她如此聪慧,又怎会猜不到是他,那是他第一次觉得到无力感。   

  不久他便大病,每日都有嫔妃的到来,只是唯独不见她,一日之前的她保护的那个丫鬟来到杂役房,“娘娘,你真的要在这杂役房中度过余生吗?现在皇上大病,我们去看一下他,让他把你调回清莲殿吧,好不好?”那奴婢恳求的看着她,她底下头不说话,那奴婢蹲下来拉着她的衣角“娘娘,皇上以前那么宠你,你去说一定可以的”她扶眉“好,我们去看看吧”,他终于在房间里看到那么日思夜想的她,她来到床前扶起他的腰,擦去他额头的汗,那是这么多年她唯一次不排斥他,她扶下身吻住他,他狂喜的回应着她“经儿,你终于肯原谅我了”,她顶着微红的脸看着他“皇上,您佳丽三千,而我只是一平凡女子,我没有办法与他人公侍一夫,所以臣妾恳求皇上,放臣妾出宫”他拉着她的手突然放开,转过背去闭上眼睛“好,明日子时你便离宫吧”她强忍着泪“谢,皇上”转过身去终忍不住的哭了,傻丫头你没有注意我在你面前从来都没有说称朕。   

  子时她穿着便装,依然是一身白,惊艳六宫,她含着泪走向马车,在马车前她看见了他“皇上。。。”他马上堵住她的嘴,“皇上不可以乱叫的,不然皇兄还以为我要造反”她如此聪慧也怎么不知他的意思,他为了她放弃天下,只为与她浪迹天涯,她看着他微笑“夫君”。   

  只要你要的我都给你,天下又怎样。   

  一曲惊鸿,遂成美景。

頁: [1]

Powered by Discuz! Archiver 7.0.0  © 2001-2009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