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scuz! Board's Archiver

时光太瘦i 發表於 2019-6-13 15:53

我与S先生的异地恋故事 xhq3vaes

  一   

  我和第二个男朋友是异地恋,我们就叫他S先生吧。那时候和他在一起我真心是有种捡到宝了的感觉。   

  S先生跟我一样也是美术班的,比我们大一届,已经高三了,经常穿着最简单的T恤或者白衬衫,软软的亚麻色的头发,眼睛很犀利,喜欢咧着嘴笑,笑起来的时候嘴角有小小的梨涡,个头大概在一米八几左右吧,总之,满足了每个女孩子脑袋里各种玛丽苏情节的一种存在。   

  我们的认识很偶像剧,那时候我们的教室与高三的教室相连,隔得很近,恰巧隔壁班有个女孩子一直追S先生,女孩很高调,稍微八卦点的人都知道了,后来S先生还被他的同班同学起哄拉到隔壁班门口专门来见见那个女孩。   

  对不起那时候的我还只是个天天穿着洗的发黄的白色校服晃着马尾辫上课看小说的傻姑娘。对于这些校园八卦我从不感兴趣,因为我一直都是后知后觉的那一种人。   

  别的姑娘都在看言情小说的时候,我还在和同桌画三八线,别的姑娘都在春心荡漾的明恋暗恋的时候,我却刚刚开启玛丽苏小说之路,还是那种“霸道[url=http://www.unittown.com/m/]北京白癜风到哪里治疗[/url]总裁爱上我的”初级入门言情小说。   

  S先生来看隔壁姑娘的那天,我正好收到了同是隔壁班的一个暗恋我的男孩的一大袋零食,出于一个女孩子固有的矜持,我当即就准备送还给他,甚至我并没有觉得沾沾自喜,反[url=http://m.39.net/pf/a_4658934.html]哪些偏方能治疗白癜风[/url]而觉得有些丢脸,原谅我那时候还没怎么开窍。   

  下午第一节课下课的时候,我拎着袋子在隔壁班门口晃悠,低着头一直盯着窗户里那些趴在桌子上呼呼大睡的同学,企图在其中找到那个男孩还给他。从左到右转了一圈又从右到左转回来,一转身直接撞进了白衬衫的怀抱,一抬头就是S先生对着我似笑非笑的眼睛,那时候我还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   

  直到多年后的现在回想起来,我依然清晰的记得,那天的烈火高阳,人潮涌动,以及S先生那似笑非笑的眼睛。   

  那时候忽然怔了一下,脑子里浮现一句话。   

  “爱上你不是因为香车宝马,只是那天阳光正好,你穿了一件我喜欢的白色衬衫。”   

  我立马甩甩脑袋告诉自己只是被S先生的白衬衫迷恍了眼睛。   

  就[url=http://www.pfbzl999.net]石家庄白癜风专科医院[/url]在我低下头胡思乱想的时候,突然听见S先生说了一声对不起。   

  就像当时风靡的一位网络歌手的声音。   

  我抬起头努力逼迫自己看着S先生的眼睛而不去注意白花花的衬衫——   

  请原谅我一直用白花花这[url=http://www.xftobacco.com/m/]重庆市治疗白癜风最好的医院[/url]三个字,那时候的S先生那么高高在上般得站在五月的骄阳下,弯弯的眉眼白白的衬衫,好看的让我一时失神忘了思考。   

  像是站了很久,我一句话都没有说,呆呆愣愣的,猝不及防间,S先生忽的弯下腰来,在离我只有十几厘米的地方停止了动作。   

  我下一大跳,而S先生身边的那群学长们不怀好意的哄笑几声各自离开。   

  可以想象到自己当时的脸有多红,像是在发烧一样烫烫的,分不清是因为羞赫或者被太阳晒得。   

  就像天后王菲在流年里唱的一样,“你在我身边,只打了个照面,五月的晴天,闪了电。   

  被S先生吓着回过神来向后退了一步,我惊叫了一声,有些责备的意思,可是声音小小的,听起来更像是娇嗔。   

  S先生笑了笑,又说了一遍对不起,心里像是嚼了炫迈一样有只兔子不停的在蹦哒。   

  推开他,地上的零食都没拿就跑回了班上。   

  我趴在课桌上,脸上的潮红还没有褪去,彼时阳光明媚的不像话,透过玻璃窗户撒在我的头发上,细小的尘埃逆着光轻轻跳跃着,像是在告诉我:   

  “傻姑娘,你完蛋了!”   

  二   

  再次遇到S先生已经是暑假了。   

  我不知道原来S先生竟然跟我在同一个小区。   

  他在B11栋,我在C15栋,中间隔了一片人工湖与一座小公园的距离。   

  遇见他的那天下着不大不小的雨,我踩着夹拖去门卫室拿快递。   

  门卫室不大,所有的快递都堆在专门的桌子上,我翻了半天都没有找到,正准备求助门卫大叔的时候,S先生就像天降神兵一般突然出现了。   

  是在找快递吗?他问我。   

  我愣了愣,点了点头,眼神有些闪躲,不敢看他的眼睛,这大概是所有傻姑娘的通病吧?遇见异性总是有自卑的感觉,觉得自己这里或者哪里还不够好。   

  喏,是这个吧?他递给我一个写着我名字的快递箱。   

  嗯,是,谢谢。   

  我低着头,心里像是遇见了闪电一般,波澜不安,或者说受宠若惊?毕竟像我这样平凡无奇的姑娘,又有谁会记得我的名字呢?   

  可是现在身为玛丽苏男主人公的S先生却记得,还准确无误的找出了我的快递。   

  我是有些诧异的,曾经在微博上看见过一句话:“长得漂亮真好,世界都会对她宽容一点。”这话是不错的,就像李代沫吸毒被抓,网友叫他好好改正戒毒便再无下文,柯正东吸毒被抓,网友无不鼓励着他,约好不离不弃等他出狱,大抵这就是颜值高的好处了。   

  我这样的平凡姑娘,低到尘埃里都开不出朵花儿来的姑娘,有着无比清晰的自知之明,何况上一次尴尬的会面我还清楚的记着。   

  伸出手接过快递就准备跑开,谁知道他并没有松手,我一个猝趔,扶住桌子。   

  我也是拿快递的。   

  他说。   

  我点点头,突然,像是想到些什么,问他,你也是这个小区的?   

  对啊。他笑了笑,又露出来那个温温润润的小酒窝。我住在B11,这是我的名字。   

  说完他递给我一个快递袋,我盯着看了半天。   

  原来,他是S先生。   

  原来,他就和我住在一个小区,一个人工湖小公园的距离。   

  原来,他知道我的名字。   

  我开始有些暗暗自喜,真想大叫一声,嘿!玛丽苏姑娘们,我正在和你们的男一号在一起呢! [url=http://www.pfbzl999.net]石家庄白癜风医院有哪些[/url]   

  他看着我一直在笑,我像是被一颗瓦数超级大的镁光灯盯着一样,浑身不自在,却又浑身自在死了。   

  谁叫那是S先生呢!   

  他突然伸手拿过我的快递,掏出手机拨弄了几下,又还给了我。   

  他是在记我电话吧?   

  我的脸又开始发红发烫,不等他把快递递到我手上,我就伸手抢了过来,说了句我回家了,就奔向了雨中。   

  我猜那时候S先生一定在我身后偷偷地笑。   

  到家没一会,手机就响了,是一条陌生号码的短信。   

  姑娘,你的零食还在我那呢,巧克力挺好吃的。   

  他叫我姑娘诶,我盯着手机屏幕嗤嗤的笑了起来,将他的号码保存为“S先生”又马上给他回复短信,甚至都

頁: [1]

Powered by Discuz! Archiver 7.0.0  © 2001-2009 Comsenz Inc.